是樱璃啦✨

二宮和也 💛💙💚💜❤ 黄担A团,图废文废,跟情敌们交朋友。

  小姐姐们喜欢的话就给个小心心吧❤你们的喜欢是我的动力!为了少少的几个红心我也会写下去的..
  中间有糖💜❤中间有糖💜❤中间有糖💜❤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你还爱我吗?(3.)
  空无一人的房间里,只有松本润一抽一抽的鼻息声,空气里弥漫着酒精和眼泪的咸味混杂在一起的味道,现在的松本润已经完全不能和冷静成熟这两个词联系到一起了,他还是第一次醉的这样厉害,醉的看不清眼前有什么东西,松本润感觉自己的世界正在剧烈的旋转,而在这什么都抓不住看不清的世界里,他只清楚一件事———樱井翔,自己一定要见他。
  踉踉跄跄的跑到柜子前,他记得的,那扇门的钥匙放在倒数第二个抽屉的最下面,松本润像失了魂似的翻找,时隔数年,曾经松本润以为自己再也不会想要打开那扇门,他以为自己能全部放下,但他却忘记了,重要的东西,无论度过多少年,都会完好的保存在记忆的深处,而曾经深爱的人,无论再和多少人相遇相知,那份心脏强烈跳动过的感觉,都已经和他身体里的每一个细胞融合在一起。

  “ははははは松本润你这个小傻子”樱井翔当年的笑声还不像现在这么搞笑,而是声带还没变完的少年音“这么简单的题还不会做,你绝对上不了大学”
  十六岁的松本润悄悄的瞄着正在一脸轻松的解决自己作业的少年,十八岁的樱井翔脸部线条分明,勾勒出犀利的棱角, 青涩而不羁的眉眼在光与影的纠缠下认真专注地写字,留于纸上一排排强劲有力的字迹,怦怦地心脏跳动声震动着松本润每一根神经,这是每次他与樱井翔独处时特殊的背景音,松本润有时害怕他会听到,有时又想要他听到,自己也分不清自己到底想的是什么。
“翔くん你要加油,你的话上东京大学一定没有问题的!”松本润突然激动,认真的看着樱井翔
“啊...我不想去东京大学,我想去庆应”樱井翔抬起头,直直的看着前方,“嗯,我要去庆应”樱井翔的眼神愈发坚定,他要在庆应拼一个未来,拼一个自己想要的人生。
   太酷了..松本润在心里止不住的赞叹,自己怎么就不能像他这样呢,目标明确,拼命努力,估计自己一生都追不上他吧。
“翔くん,但我有一件事拜托你”
“什么?”樱井翔一转头正对上松本润恳切的眼神,比女孩子还要卷翘的睫毛忽闪忽闪地好像在闪闪发光,这家伙,也太可爱了...
“以后可不可以不要退社...唔...尽量?”松本润越说越没底,不知道自己这么任性的要求樱井翔会不会答应
“诶?不要退社?”太过突然樱井翔不知道该怎么回答,的确,自已以后的理想也许会跟这份工作有冲突,说没有退社的想法是骗人的,可是润..为什么他会拜托这件事呢?
“呃呃你想啊,大家在一起这么久了,如果你退社的话搞不好就没有联系了哦,而且..而且啊翔くん这么帅气,我觉得很适合这份工作....那个...”
看着松本润慌慌张张努力的想再说什么的样子,樱井翔突然产生一个念头,他要护着他,一直保护他,樱井翔说不上来这种感觉是什么,只有用自己能做到的最温柔的语气..

“好,我答应你”

那是松本润即使是十五年,二十年,三十年过去也无法忘记的笑容,一对瞳孔里除了温柔好像什么都没有,嘴角自然上扬的细微弧度,所有的细节都直接触及到松本润内心中最深处柔软的地方,如果说一直以来松本润对樱井翔只是过度的敬慕之情的话,那么松本润很确定,从那个瞬间开始,樱井翔就是那个能够住在自己心里一生的人。

他把这份感情深埋于心,而现在,他要亲手唤回它,因为实在是太想念了,太想念了..
  松本润握着那把小小的银色钥匙,手臂控制不住地颤抖,钥匙怎么也插不到锁孔里    为什么插不进去呢?   松本润觉得自己的眼眶又开始湿润,像个没经历过事情的十六岁小姑娘一样爱哭没出息..


终于
        
  这次松本润根本没办法忍耐,在打开灯的瞬间眼泪毫无征兆的爆发出来,哭了这么久其实松本润的眼框已经开始酸痛,可放眼全部都是樱井翔的照片,墙壁上,门上,桌子上,眼泪只有不受控制的涌出才能宣泄他近十年对这个人的思念,堆积起来的相册,日记,按着年份排的整整齐齐,98.99.00.01.02.03............突然在某一年处,被人刻意隐藏一样,再没有一本相册继续排放在那里。
为什么会变成这样,那个契机事到如今松本润的记忆已经模糊了,他也没空去想这个,他要找的是那张少年模样的樱井翔比着胜利手势的照片,因为那张照片的背面,有他的联系电话。

“            对不起您拨打的电话已关机或不在服务区内”

..... ...关机?不可能,他们都说樱井翔的手机一直是24小时开机的,难道说换号码了?只能是换号码了吧..

   啊啊..松本润双腿一软跌坐在地上,“我都做了什么啊,像个傻子一样,太没出息了,太傻了....”松本润随手将照片扔在地上,手机里甜美的女声还在重复那一句话,松本润抬头仔细地看着这个房间,每一个角落都是那时候精心布置的,所以他才不想再进来的... ...手机也好,这个房间也好,现在都好像在嘲笑他一样,说你怎么这么蠢啊,多大人了还这么丢人害不害臊啊..
  松本润已经哭不出来了,真的丢人到想从这个世界消失掉,算了,反正这个人也没期待过自己去找他。
  明天还有工作,睡觉吧..

 

5×18💙💛💚❤💜
嵐诞生日おめでとう
  感谢你们成为了岚,团队真的很不可思议,小小的五个人渐渐的聚集了那么大的力量,会永远留在人们记忆中的节目,电影,震撼的舞台,上万的饭们,我相信岚对你们来说一定不仅仅是份工作,它是你们十七岁有些迷茫的未来,它是把你们五个人联系在一起的纽带,它与你们生命中十八年息息相关,它是一次我十七年人生中,最珍贵最珍惜的相遇。
大野智💙
櫻井翔❤
二宮和也💛
相葉雅紀💚
松本潤💜

五人成岚

你们感谢我们的支持,我感谢你们成为我的信仰。

我希望请你们不要揍我,我是无辜的都是生物书的错,嗯。

【SJ】你爱我吗?(2)

   润润生快,末班车走个生贺第二波,既然生贺那我就甜一下吧(在结尾!在结尾!)💜

(伪现实向)各位可爱的gn,走过路过给个小心心吧❤❤,求评论求互关呀,你们喜欢就是我最大的快乐啦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  “怎么搞的,为什么会传出来不和的新闻啊?”staff懊恼的声音“不行,樱井翔和松本润的双人镜头一定要增多,综艺里多安排点双人互动,一定要把不和的新闻压下去”
   这是当然的,不如说出现的也太晚了,自己已经不知道多久刻意的躲着樱井翔了,那家伙一直都那么忙,也顾不上别的 。  松本润看着staff们慌慌张张的样子,翘起二郎腿,一副大爷的姿态坐在休息室的沙发上。   不过,这样一来以后在节目里的互动就不得不增加了啊。 松本润听着自己的心跳声越来越明显,もう,太不争气了吧,我的心脏。

“好,今天就到这里”

staff看着显示屏里松本润和樱井翔互动的部分,松本润段子和梗表现的明显有些僵硬“松本啊,来这里一下”
“松本今天放的不是很开啊,是不是突然有点不适应?唉没办法啊,在这种特殊时期....”
“啊对不起,下次我会注意的,我知道大家都不容易”松本润朝着staff九十度鞠躬“对不起,下次我一定会好好做”

  强迫自己跟那个人讲梗果然还是太勉强了,做的太差劲了。松本润一个人坐在休息室的沙发上发呆,因为个人原因而影响到节目效果,这么低级的错误怎么想都不该发生在他松本润的身上,早已经褪去了年少时的叛逆不羁,每天努力做好工作,变成受尊敬的前辈和体贴的后辈,这几年来,松本润甚至不给自己留出能够完全松懈的时间,他的确做到了成为众多人克己的榜样,然而只要有关樱井翔,在这个男人面前自己总是好像变了一个人,容易慌乱,像个笨蛋一样总是不知所措... ...那个男人... ...脑海中又开始浮现出那副熟悉的眉眼,用那温柔的眼神望着自己........可恶,又开始了,绝对是今天自己状态不好,因为工作上的失误才搞得自己又开始不正常,就是这样。
“よし,今天去喝酒吧,把这些奇怪的事情全部忘掉”
----------------
“松本前辈?松本前辈?”锦户亮推了推一个人倒在酒桌上醉醺醺的松本润,奈何这个人睡得太死,一点反应都没有。
“虽然在喝酒的时候碰到松本前辈是很正常的事情,但我还是第一次见到醉的这么厉害松本前辈呢”锦户亮看着松本润嘟起来的脸.....牙白,这也太可爱了吧,没想到松本前辈还有这样的一面,锦户亮强忍着戳包子脸的冲动继续推松本润
这次似乎有了效果,松本润浑身一抖,眯着眼睛看了看站在眼前的人是谁“.....呼呼..啊啦是小亮,今晚我请客哦。。。"说完在迷迷糊糊中高高的举起了自己的信用卡
“松本前辈....”某亮一头黑线,这真的是自己那个炫酷可靠的前辈嘛?“虽然你说要请客我是很开心啦.....但是这是不是就意味着我要把你送回家啊..”

  “哇松本前辈你可真不是一般的沉啊”锦户亮扛着松本润有些艰难的一步一步挪着步子,这叫什么事啊,明明自己是来喝酒的,现在反到要来照顾前辈了,况且这位前辈也不知道今天怎么这么反常..“小亮亮我不要回家,我要找樱井翔!我要找他说清楚嘛”

  松本润醒来的时候,发现自己正躺在卧室的沙发上,眼睛似乎传来阵阵的胀痛,有些奇怪?松本润看着镜子里的自己,蓬乱的头发,脸上一留着一道道泪痕,狼狈不堪的样子。松本润回头看着空无一人的房间,是谁把我送回来的呢?一定是怕我难堪所以才一声不响的走了吧....想着又觉得特别委屈,一个人伤心,一个人喝酒,一个人哭的不像样子,虽然一直以来都是这么过来的,可是... ...鼻子又开始控制不住的酸,算了,反正也是一个人,哭也无所谓的吧,松本润紧紧的抓着沙发上的毯子,大滴大滴的眼泪从微卷的下睫毛上落下,不同于一般人的浓颜哭时居然变得十分令人疼爱,他太需要一个人的陪伴,但他偏倔强至今,只要那个人,只有对那个人,他才肯放下自己对外人设立的一层层壁垒。
“樱井翔... ...”松本润低着头,他太想这个人了,尽管他知道这么多年都只是他一厢情愿,人生很短,那个人会变,自己也会变,可从少年时代开始,只有这份感情从没变过,不论表面看上去如何,他只是换了方法喜欢人而已。

  没技能还执着于发个润贺图的咸鱼樱 💜
  润润诞生日おめでとう💜
  五个人当中最后一个34岁的弟弟,无论你在其他人眼中是多么可靠的前辈,在ARASHI你永远都是可爱的包子润弟弟💜

❤💜太棒了

松本润润子:

“我今年91岁,我一年洗一次澡,最喜欢蜘蛛,我会飞,我爱你,我从来不哭。这几件事里,只有一件是真的,你永远不知道是哪件。”

直到今天 你还是我拒绝别人的原因❤️💜

【SJ】你爱我吗?

1.

    十岁跟二十岁喜欢的东西会一样么?

    二十岁跟三十岁喜欢的人会一样么?

  “终于结束了,さで,大家辛苦了”成熟的男性声音,每天,每天,松本润都是听着这个声音结束工作的,这个脸略有些圆润的男人,这个总用婴儿一样大的眼睛看着自己的男人,这个笑声总是比段子还要搞笑的男人,是自己曾经喜欢的人。

   像笨蛋一样。  松本润看着樱井翔,什么新闻主播,什么成熟男性,不知什么时候开始,那个染着黄色头发,有着棱角的下巴,锋利的眼神,总会凶自己的少年再也无法跟眼前笑的温和的男人重合在一起。

   松本润知道闹着别扭的自己像个不懂事的小孩子,可是看着现在的樱井翔,心就痛的像有石子搅在里面一样。

   回不去了吧,那个曾经傻傻的崇拜着樱井翔的自己,那个桀骜不驯的大学生樱井翔。

   打开房门,松本润颓废的坐在沙发上,目光停留在远处上了锁的门上。

  “翔くん,我... ...”

   现在的我,不喜欢你了。

------------

“终于结束了,嗯!我们久违的去喝一杯吧!”相叶雅纪沉溺在刚刚做节目的兴奋之中,这个人只要兴奋起来了真是谁都拦不住

“那,走吧,还去那家对吧?”樱井翔温柔的笑着

  “不是吧,现在可都十一点了。”大野智委屈的拽拽二宫和也的袖口,比起去喝酒大野智果然更喜欢回家睡一觉。

“算了啦,既然爱拔桑久违的有那个兴致就陪下他吧。”二宫和也冲大野智笑了笑“实在太累的话一会儿靠着我睡一会也可以的”
   “唔... ....”

   说起来,成员们在一起喝酒还真是挺久以前的事了,可是... ...松本润偷偷瞄了一眼走在最前面的樱井翔,嘛,像往常一样坐的远远的就好了。

   “一起度过了这么多年,你们啊,真的,是我重要的人”相叶雅纪的酒量还是那么差,一杯倒的三十代男人是不是有点太可怕了?相叶雅纪不顾形象的说着曾经的黑历史,情绪高涨的笑出了菱形嘴,二宫和也时不时地会跟相叶雅纪一起大笑“对对,那个时候确实这么想过”“对吧,超傻的”     大野智安安静静地保持着正坐,却忍不住自己的困意时不时点头

“没办法,我先带这家伙回去了”心细如二宫和也,比起叙旧,一直沉默的两个人才是更大的问题,何况这里还有一个这么不争气的哥哥

“不是吧,这么早?”相叶雅纪不情愿的发表抗议

  好机会!松本润暗自欢呼一声,试图跟着一起溜“那,我也... ...”

  “嗯,你们先走吧,我们再喝一会。”像是没听见松本润在说话似的,樱井翔笑着朝二宫和也招手“明天见。”
 
“はい,那么那边的醉鬼也交给你们了”二宫和也远远的喊来一声
  “呜呜呜,我们走到今天真的不容易,nino为什么走了,呜呜,nino......”相叶雅纪嘤嘤的哭,哭累了就抱着酒瓶睡过去,脸上还留着两行泪痕
   没了相叶雅纪带着哭腔的碎碎念,小小的居酒屋突然安静下来,门帘随着晚风飘动的声音甚至像被扩大了一百分贝一样
    
  啊啊,太尴尬了,真是一秒都不想待在这个地方,说实话刚刚这个家伙是故意的吧,我话还没说完好么?为什么?不让我走?不是吧?松本润静静地坐在居酒屋的沙发上,内心正掀起一片惊涛骇浪,右前方似乎传来了某个人的视线,一边的相叶雅纪已经沉沉的睡了过去
    怎么办啊,这种情况.....
扑通       扑通      扑通       扑通        扑通
   心脏跳动的声音吵的过分
  啊啊啊,真是烦死了,受够了,我要回家啦!     松本润的脸僵硬成了一块混凝土,笑容从刚刚开始就像是刻在他脸上的一样

“润,你还好吗?”温柔的男声突然打破了这让松本润快要崩溃的寂静,松本润抬起头,正对上那两颗圆圆的眼睛,忽闪忽闪的看着自己,圆润的下巴上方嘴角的一边正上扬的过分,一副温柔又宠溺的模样。

“机会难得,我想跟你好好聊聊。”

“嗯        ,好啊,有什么大不了的。”松本润强作镇定的回答,声音中的颤抖却把他暴露无遗。

  樱井翔叹了一口气,他知道松本润在想什么,但都过去这么多年了,自己也不是处在叛逆期的小孩子了,怎么可能回到原来的样子呢?樱井翔果然还是希望松本润能够放下,本来他这份感情,自己就终究回报不了。“润你啊,不要勉强自己了,放下不好吗?”

   松本润把脸转到一边,他何尝不想放下,可是那么多年感情的积累,又怎么可能说放下就放下?“

“润你也不是小孩子了,再说你自己不也变了很多么?”

“你少管我,我怎么样对你来说无所谓吧。”松本润有些生气,明明先变得不同的人是樱井翔,明明是樱井翔说无法依靠曾经的自己,自己没有做错,全部,全部都是樱井翔的错。“我喜欢的那个人已经死了,还有事情么?我要回去了。”松本润抬起身子,语气变得冷漠。

   “少开玩笑了,松本润,你看着我,我就是樱井翔,原来的,现在的,都是我樱井翔。”言语中似乎带着哭腔,樱井翔一把拽过松本润,死死的盯着他的脸,原来的包子脸也好,现在的浓颜也好,只要是你...

     明明我只要是你,都很喜欢,为什么你放手了?讨厌现在的我么?既然讨厌,至少从我的记忆里离开啊。

   松本润看着樱井翔的脸,近在咫尺的距离,充满了质疑和委屈的眼眶似乎变得有些湿润,松本润的心突然揪了一下,露出痛苦的神情,“我不知道... ...我... ...”

“诶?怎么了?”一直熟睡的相叶雅纪被吵闹声惊醒,“刚才不是还好好的吗?诶?只有你们两个人了?”

-   樱井翔拽着松本润的手逐渐放松了力道,装作什么事都没有发生的样子,温柔的表情好像刚刚激动的那个人没有存在过“他们早就走了,我们刚才只是在聊天”

  “啊..这样,那...”相叶雅纪还有些搞不清楚状况,刚刚俩个人争吵的模样也许是自己看错了吧

   樱井翔低头看眼了表,“时间也不早了,要不今天就这样吧。”
   
    嗤,就是这种什么事情都轻松应对的态度,无聊又讨厌,“我走了。”松本润戴上帽子和墨镜,卯足了力气,打算用百米冲刺的速度,赶紧从这里消失掉。

   果然刚刚吵架了吧....相叶雅纪看着瞬移消失的松本润,觉得自己刚刚看不懂气氛的自己白痴的好像白活了三十多年。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   科科,无聊的xgg么?
(最喜欢他不那么有趣的地方——松本润)

  我们都知道这份感情的结局,可仍旧像飞蛾扑火般一厢情愿无可救药。

    “从我喜欢上你的那一刻开始我就知道,我完了。”

(更文?不存在的)

5×10
入坑曲,这首写给十周年的歌会随着时间的一点点沉积而变得越来越深刻。
一生ARASHI