是樱璃啦✨

二宮和也 💛💙💚💜❤ 黄担A团,图废文废,跟情敌们交朋友。

嵐18周年おめでとうございます❤💛💚💙💜
我错过你们好多年,但是还好,还好遇见了
五个人,给这个时代带来了一场名为嵐的暴风雨
不需要更多的言语,你们一直是我的骄傲
我可以自豪的指着照片上的人对朋友说,这是我爱豆
因为你们真的有那么好
二宮和也
櫻井翔
大野智
松本潤
相葉雅紀
十八年前抱着去度假心情的五个少年,如今比谁都更珍视嵐这个词
谢谢你们能够成为岚
谢谢你们并肩在一起到现在
时光走了,你们还在
愿你们双眸永远温柔如少年
愿你们,永远过的好

这场名为arashi的梦永远不会结束✨








  感谢你们成为了岚,团队真的很不可思议,小小的五个人渐渐的聚集了那么大的力量,会永远留在人们记忆中的节目,电影,震撼的舞台,上万的饭们,我相信岚对你们来说一定不仅仅是份工作,它是你们十七岁有些迷茫的未来,它是把你们五个人联系在一起的纽带,它与你们生命中十八年息息相关,它是一次我十七年人生中,最珍贵最珍惜的相遇。
大野智💙
櫻井翔❤
二宮和也💛
相葉雅紀💚
松本潤💜

五人成岚

你们感谢我们的支持,我感谢你们成为我的信仰。

❤💜太棒了

松本润润子:

“我今年91岁,我一年洗一次澡,最喜欢蜘蛛,我会飞,我爱你,我从来不哭。这几件事里,只有一件是真的,你永远不知道是哪件。”

直到今天 你还是我拒绝别人的原因❤️💜

【SJ】你爱我吗?

1.

    十岁跟二十岁喜欢的东西会一样么?

    二十岁跟三十岁喜欢的人会一样么?

  “终于结束了,さで,大家辛苦了”成熟的男性声音,每天,每天,松本润都是听着这个声音结束工作的,这个脸略有些圆润的男人,这个总用婴儿一样大的眼睛看着自己的男人,这个笑声总是比段子还要搞笑的男人,是自己曾经喜欢的人。

   像笨蛋一样。  松本润看着樱井翔,什么新闻主播,什么成熟男性,不知什么时候开始,那个染着黄色头发,有着棱角的下巴,锋利的眼神,总会凶自己的少年再也无法跟眼前笑的温和的男人重合在一起。

   松本润知道闹着别扭的自己像个不懂事的小孩子,可是看着现在的樱井翔,心就痛的像有石子搅在里面一样。

   回不去了吧,那个曾经傻傻的崇拜着樱井翔的自己,那个桀骜不驯的大学生樱井翔。

   打开房门,松本润颓废的坐在沙发上,目光停留在远处上了锁的门上。

  “翔くん,我... ...”

   现在的我,不喜欢你了。

------------

“终于结束了,嗯!我们久违的去喝一杯吧!”相叶雅纪沉溺在刚刚做节目的兴奋之中,这个人只要兴奋起来了真是谁都拦不住

“那,走吧,还去那家对吧?”樱井翔温柔的笑着

  “不是吧,现在可都十一点了。”大野智委屈的拽拽二宫和也的袖口,比起去喝酒大野智果然更喜欢回家睡一觉。

“算了啦,既然爱拔桑久违的有那个兴致就陪下他吧。”二宫和也冲大野智笑了笑“实在太累的话一会儿靠着我睡一会也可以的”
   “唔... ....”

   说起来,成员们在一起喝酒还真是挺久以前的事了,可是... ...松本润偷偷瞄了一眼走在最前面的樱井翔,嘛,像往常一样坐的远远的就好了。

   “一起度过了这么多年,你们啊,真的,是我重要的人”相叶雅纪的酒量还是那么差,一杯倒的三十代男人是不是有点太可怕了?相叶雅纪不顾形象的说着曾经的黑历史,情绪高涨的笑出了菱形嘴,二宫和也时不时地会跟相叶雅纪一起大笑“对对,那个时候确实这么想过”“对吧,超傻的”     大野智安安静静地保持着正坐,却忍不住自己的困意时不时点头

“没办法,我先带这家伙回去了”心细如二宫和也,比起叙旧,一直沉默的两个人才是更大的问题,何况这里还有一个这么不争气的哥哥

“不是吧,这么早?”相叶雅纪不情愿的发表抗议

  好机会!松本润暗自欢呼一声,试图跟着一起溜“那,我也... ...”

  “嗯,你们先走吧,我们再喝一会。”像是没听见松本润在说话似的,樱井翔笑着朝二宫和也招手“明天见。”
 
“はい,那么那边的醉鬼也交给你们了”二宫和也远远的喊来一声
  “呜呜呜,我们走到今天真的不容易,nino为什么走了,呜呜,nino......”相叶雅纪嘤嘤的哭,哭累了就抱着酒瓶睡过去,脸上还留着两行泪痕
   没了相叶雅纪带着哭腔的碎碎念,小小的居酒屋突然安静下来,门帘随着晚风飘动的声音甚至像被扩大了一百分贝一样
    
  啊啊,太尴尬了,真是一秒都不想待在这个地方,说实话刚刚这个家伙是故意的吧,我话还没说完好么?为什么?不让我走?不是吧?松本润静静地坐在居酒屋的沙发上,内心正掀起一片惊涛骇浪,右前方似乎传来了某个人的视线,一边的相叶雅纪已经沉沉的睡了过去
    怎么办啊,这种情况.....
扑通       扑通      扑通       扑通        扑通
   心脏跳动的声音吵的过分
  啊啊啊,真是烦死了,受够了,我要回家啦!     松本润的脸僵硬成了一块混凝土,笑容从刚刚开始就像是刻在他脸上的一样

“润,你还好吗?”温柔的男声突然打破了这让松本润快要崩溃的寂静,松本润抬起头,正对上那两颗圆圆的眼睛,忽闪忽闪的看着自己,圆润的下巴上方嘴角的一边正上扬的过分,一副温柔又宠溺的模样。

“机会难得,我想跟你好好聊聊。”

“嗯        ,好啊,有什么大不了的。”松本润强作镇定的回答,声音中的颤抖却把他暴露无遗。

  樱井翔叹了一口气,他知道松本润在想什么,但都过去这么多年了,自己也不是处在叛逆期的小孩子了,怎么可能回到原来的样子呢?樱井翔果然还是希望松本润能够放下,本来他这份感情,自己就终究回报不了。“润你啊,不要勉强自己了,放下不好吗?”

   松本润把脸转到一边,他何尝不想放下,可是那么多年感情的积累,又怎么可能说放下就放下?“

“润你也不是小孩子了,再说你自己不也变了很多么?”

“你少管我,我怎么样对你来说无所谓吧。”松本润有些生气,明明先变得不同的人是樱井翔,明明是樱井翔说无法依靠曾经的自己,自己没有做错,全部,全部都是樱井翔的错。“我喜欢的那个人已经死了,还有事情么?我要回去了。”松本润抬起身子,语气变得冷漠。

   “少开玩笑了,松本润,你看着我,我就是樱井翔,原来的,现在的,都是我樱井翔。”言语中似乎带着哭腔,樱井翔一把拽过松本润,死死的盯着他的脸,原来的包子脸也好,现在的浓颜也好,只要是你...

     明明我只要是你,都很喜欢,为什么你放手了?讨厌现在的我么?既然讨厌,至少从我的记忆里离开啊。

   松本润看着樱井翔的脸,近在咫尺的距离,充满了质疑和委屈的眼眶似乎变得有些湿润,松本润的心突然揪了一下,露出痛苦的神情,“我不知道... ...我... ...”

“诶?怎么了?”一直熟睡的相叶雅纪被吵闹声惊醒,“刚才不是还好好的吗?诶?只有你们两个人了?”

-   樱井翔拽着松本润的手逐渐放松了力道,装作什么事都没有发生的样子,温柔的表情好像刚刚激动的那个人没有存在过“他们早就走了,我们刚才只是在聊天”

  “啊..这样,那...”相叶雅纪还有些搞不清楚状况,刚刚俩个人争吵的模样也许是自己看错了吧

   樱井翔低头看眼了表,“时间也不早了,要不今天就这样吧。”
   
    嗤,就是这种什么事情都轻松应对的态度,无聊又讨厌,“我走了。”松本润戴上帽子和墨镜,卯足了力气,打算用百米冲刺的速度,赶紧从这里消失掉。

   果然刚刚吵架了吧....相叶雅纪看着瞬移消失的松本润,觉得自己刚刚看不懂气氛的自己白痴的好像白活了三十多年。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   科科,无聊的xgg么?
(最喜欢他不那么有趣的地方——松本润)

半蓝不黄的我再次被小大萌的一脸血,末子组真甜

雪苡:

“Satoshi,我钓了条鱼送给你!”

“哎呀这条鱼好可怜(好小),还是放生吧。”

发现我们和总连美图秀秀的一键手绘分分钟蛇精脸的功能都能驾驭,你是男孩子啊!(快要窒息了)谁来救救我,第二张我只想说你真的不是小王子么?

   感谢你们互相陪伴的这十八年,能让我看到你们从少年走向成熟。
  不要过于劳累于工作了,你们的故事那么长,不坐下来喝一夜通宵怕是讲不完十分之一的。

  (life is hard but happy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