是樱璃啦✨

二宮和也 💛💙💚💜❤ 黄担A团,图废文废,跟情敌们交朋友。

  小姐姐们喜欢的话就给个小心心吧❤你们的喜欢是我的动力!为了少少的几个红心我也会写下去的..
  中间有糖💜❤中间有糖💜❤中间有糖💜❤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你还爱我吗?(3.)
  空无一人的房间里,只有松本润一抽一抽的鼻息声,空气里弥漫着酒精和眼泪的咸味混杂在一起的味道,现在的松本润已经完全不能和冷静成熟这两个词联系到一起了,他还是第一次醉的这样厉害,醉的看不清眼前有什么东西,松本润感觉自己的世界正在剧烈的旋转,而在这什么都抓不住看不清的世界里,他只清楚一件事———樱井翔,自己一定要见他。
  踉踉跄跄的跑到柜子前,他记得的,那扇门的钥匙放在倒数第二个抽屉的最下面,松本润像失了魂似的翻找,时隔数年,曾经松本润以为自己再也不会想要打开那扇门,他以为自己能全部放下,但他却忘记了,重要的东西,无论度过多少年,都会完好的保存在记忆的深处,而曾经深爱的人,无论再和多少人相遇相知,那份心脏强烈跳动过的感觉,都已经和他身体里的每一个细胞融合在一起。

  “ははははは松本润你这个小傻子”樱井翔当年的笑声还不像现在这么搞笑,而是声带还没变完的少年音“这么简单的题还不会做,你绝对上不了大学”
  十六岁的松本润悄悄的瞄着正在一脸轻松的解决自己作业的少年,十八岁的樱井翔脸部线条分明,勾勒出犀利的棱角, 青涩而不羁的眉眼在光与影的纠缠下认真专注地写字,留于纸上一排排强劲有力的字迹,怦怦地心脏跳动声震动着松本润每一根神经,这是每次他与樱井翔独处时特殊的背景音,松本润有时害怕他会听到,有时又想要他听到,自己也分不清自己到底想的是什么。
“翔くん你要加油,你的话上东京大学一定没有问题的!”松本润突然激动,认真的看着樱井翔
“啊...我不想去东京大学,我想去庆应”樱井翔抬起头,直直的看着前方,“嗯,我要去庆应”樱井翔的眼神愈发坚定,他要在庆应拼一个未来,拼一个自己想要的人生。
   太酷了..松本润在心里止不住的赞叹,自己怎么就不能像他这样呢,目标明确,拼命努力,估计自己一生都追不上他吧。
“翔くん,但我有一件事拜托你”
“什么?”樱井翔一转头正对上松本润恳切的眼神,比女孩子还要卷翘的睫毛忽闪忽闪地好像在闪闪发光,这家伙,也太可爱了...
“以后可不可以不要退社...唔...尽量?”松本润越说越没底,不知道自己这么任性的要求樱井翔会不会答应
“诶?不要退社?”太过突然樱井翔不知道该怎么回答,的确,自已以后的理想也许会跟这份工作有冲突,说没有退社的想法是骗人的,可是润..为什么他会拜托这件事呢?
“呃呃你想啊,大家在一起这么久了,如果你退社的话搞不好就没有联系了哦,而且..而且啊翔くん这么帅气,我觉得很适合这份工作....那个...”
看着松本润慌慌张张努力的想再说什么的样子,樱井翔突然产生一个念头,他要护着他,一直保护他,樱井翔说不上来这种感觉是什么,只有用自己能做到的最温柔的语气..

“好,我答应你”

那是松本润即使是十五年,二十年,三十年过去也无法忘记的笑容,一对瞳孔里除了温柔好像什么都没有,嘴角自然上扬的细微弧度,所有的细节都直接触及到松本润内心中最深处柔软的地方,如果说一直以来松本润对樱井翔只是过度的敬慕之情的话,那么松本润很确定,从那个瞬间开始,樱井翔就是那个能够住在自己心里一生的人。

他把这份感情深埋于心,而现在,他要亲手唤回它,因为实在是太想念了,太想念了..
  松本润握着那把小小的银色钥匙,手臂控制不住地颤抖,钥匙怎么也插不到锁孔里    为什么插不进去呢?   松本润觉得自己的眼眶又开始湿润,像个没经历过事情的十六岁小姑娘一样爱哭没出息..


终于
        
  这次松本润根本没办法忍耐,在打开灯的瞬间眼泪毫无征兆的爆发出来,哭了这么久其实松本润的眼框已经开始酸痛,可放眼全部都是樱井翔的照片,墙壁上,门上,桌子上,眼泪只有不受控制的涌出才能宣泄他近十年对这个人的思念,堆积起来的相册,日记,按着年份排的整整齐齐,98.99.00.01.02.03............突然在某一年处,被人刻意隐藏一样,再没有一本相册继续排放在那里。
为什么会变成这样,那个契机事到如今松本润的记忆已经模糊了,他也没空去想这个,他要找的是那张少年模样的樱井翔比着胜利手势的照片,因为那张照片的背面,有他的联系电话。

“            对不起您拨打的电话已关机或不在服务区内”

..... ...关机?不可能,他们都说樱井翔的手机一直是24小时开机的,难道说换号码了?只能是换号码了吧..

   啊啊..松本润双腿一软跌坐在地上,“我都做了什么啊,像个傻子一样,太没出息了,太傻了....”松本润随手将照片扔在地上,手机里甜美的女声还在重复那一句话,松本润抬头仔细地看着这个房间,每一个角落都是那时候精心布置的,所以他才不想再进来的... ...手机也好,这个房间也好,现在都好像在嘲笑他一样,说你怎么这么蠢啊,多大人了还这么丢人害不害臊啊..
  松本润已经哭不出来了,真的丢人到想从这个世界消失掉,算了,反正这个人也没期待过自己去找他。
  明天还有工作,睡觉吧..

 

评论(1)

热度(8)